风玎 - 油画家 - 油画家
  您的位置:油画家 -> 艺术家 -> 油画家 -> 风玎 -> 作家简介


 
 

 

 
风玎 油画家 地区:云南 联盟会员号:VIP1920 签约代理会员 
作品数量 (14)  新闻资讯 (1)  

风玎,原名周汉华。
  1969年生于云南昆明;
  1986-1997,做过工人,士兵,销售,广告,小生意等;
  1988年开始学习油画;
  2000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工艺设计系;
  现为e画廊代理画家。13038100810


飘游于现代与古典,抽象与意象之间 ——关于我的绘画
风 玎
一个集市,或一个工作环境,一段与恋人度过的时光,荒原、山林,街道、家门口,许多熟悉又陌生的人,河流,阳光,雨,云,风``` ```每当想用语言表述时,记忆却往往会把相似或相近甚至表面毫无关联,但却有内在特征的景象叠加在一起,越想记起更多的细节,就越是如此,于是表述成为一种虚构,尤其是细节(作品构成的元素),这些细节能把人引入一种更立体的判断的方向,因而这种虚构比表面的描摹更接近自然,更真实;是根据自然本身和对自然的直觉、知觉,并经过内心深处经验的揉捏,创造出一个更为丰富,真实的形象。

2001年前后我热衷于对意象、象征的探试。并画了《新生与灭亡》、《玻璃缸中的鱼》、《情人》、《1980年代》、《今夕何年》等油画,同年用超现实的手法画了《脸谱系列》的素描。

《情人》一画是我在作品中大量运用圆点笔触的开始:随着笔尖转动圆点布满画布,如雾、如烟、如尘、如混沌的世界;并与俯视的广角成像偶合。象诗歌的语言,大多来自直觉,来自天籁。第二天我开始进行《1980年代》的创作,并难以抑制的运用了圆点。这一回圆点呈现给我的是更自由,更丰富的表现:他成了空中的分子,逝去已久的物质的、精神的碎片;成了飘浮不定的莫名的精灵,新生的梦想或死去的亡灵;成了物与物、物与心灵的对话,成了音符;或聚或散,正是生命在自然中吐纳;有时我控制着他,有时他控制着我;画面的空间变得含混,或者说灵动。他成了画面上另一个独立的主体;同时也配合了原有主体的表现。这决不是修拉的点彩,也不是色场的表现,有点象波洛克混乱中的次序,但又比他具像;她是森林中有独立空间的叶片,她是空中漫天飞舞的群鸟,是深海中原始生命的细胞群。我从中得到快乐、得到释放。从形式上说:圆点笔触在我的画作中最基础的作用是,它已让画面呈现了一种全新的,装饰性的视觉感受。但它的表现力远不止装饰性那么单一。更重要的是:它已跟我的情感和思想密切联系在一起,是一种‘物与非物’的视觉符号;并非常配合我的运用。

意象和象征使我一度陷入长时期的思考。同时我又觉得绘画本身应该单纯——不必有太多的文学意义和哲学内涵。绘画语言本身(视觉、激情、点、线、面、体、色彩、次序、空间、平衡)的表现,应该永远站在哲学和文学的前面(指绘画而言)——直接表现对事物的感觉、内心的激情。强化视觉上的抒情性,;强化情感的直觉、知觉,表现瞬间直接的感受;弱化细节,概括残像。
这使我又回到对记忆的探究。人脑的记忆里有情感所需的第一手素材,其中形象记忆和声音记忆最为直观和持久,文字和逻辑等记忆次之;但无论那种记忆都只是记录了景、物、事最生动、最感性的一部分,也是最有价值的一部分。它没有电脑和照相机的记录全面(刻板机械的全面),所以相对而言人脑的记忆只是一种残像。这种残像保留了最能体现事物精神面貌的音、形、情、味俱全的精彩的一部分。

有了这种认识,从2002年起为了捕捉瞬间的感觉和记忆的残像,我开始进行大量的素描练习。然而,记忆残像的信息在被调集输出的片刻,在大脑中会形成一个如同离子变幻的场,这时残像信息聚集在一个分水岭上,一边是图形符号的峡谷,一边是音乐符号的山坡,一边是文字的森林,一边是肢体语言的沟壑。那些残像信息在场中盘旋变幻,时而图形和肢体动态,时而文字和音符。它们会根据人的需要倾泻而下。倾泻的过程中在以一种符号为主的洪流里,同时混杂了其它符号,并迅速被主流符号所融合。混成一种完全感觉化的形象——“爵象”。他不同于残像的简单概括,与抽象不同,他更“具象”(似可触摸)。他是融自然物象,认识物象,精神物象,瞬间知觉为一体的造型概念。是具象的灵魂。

2003年根据素描记录的“爵象”画了《公车系列》和《蜕变的蝴蝶》(吻)等油画,同年底开始创作《情侣系列》;其间画了《脸谱系列》的小幅油画,对几种典型的面部表情作了超现实的意境化表现。另外就《脸谱》的命题增加了两幅用建筑彩绘的形式表现的面像;还综合上述诸种原理表现了《少女》,这回人物的造型就是通过对瞬间感觉的捕捉并融合记忆残像和知觉,形成的 “爵象”。

在无数次的瞬间捕捉和表现记忆残像的过程中,瞬间的感觉、直觉、知觉和记忆的残像被冥想所融合,并在内心形成一个完全由残像融合的感觉形象,即“爵象”。此“爵象”,或简或繁,似与不似,但决对有血有肉,其体感和情态都是真实的。拿《少女面像》一画来说:构成主体的线条似信手捻来,表情真实生动,表现口鼻的两根线条又好似掩口而笑的两只小手,与杜桑的连续抽象动感异曲同工。而圆点配合得当,既烘托了整体的氛围又丰富了面部的质感。充分体现了圆点在画面中‘物与非物’的表现特性。

从2003开始,我一直以“爵象”的探索和表现为主要创作思路;同时也在不懈的探索圆点语言在不同题材,不同环境中的表现性;其内容以社会和生活题材为主。目前得出的结果是: 从基本点上看,“爵象”的形成是缘于物质和精神的内在融合;即经过感觉、直觉、幻想以及经验在大脑中形成的一种交融混成的视觉形象。如同爵士音乐热热闹闹的聚会,飘然而过的思绪,戛然而止的情感。所已我把这一造型方式称为“爵象”。“爵象”的领域是宏大的,我只不过窥见一斑。“圆点”的表现力丰富而强大,她是“爵象”的伴侣。如只作为一种基本的笔法,她已能够运用在任何形式的绘画中了;如作为抽象符号,她随时可以变幻为主体;她在抽象知觉方面的表现尤为优秀;她是“随云融泻”的精神的扩张与闭缩,她是细胞的,声音的,气味的,动感的,莫名的物质,精灵的神的气息。现在创作的作品从题材上看以跳跃式纵深前进为主,横向扩展的极少。以后的道路充满迷雾与惊喜,伴我远征的那匹雄驹不离不弃在我身边啃着青草,随时准备受命。

我的绘画作品和这段概述性的说明,是以虔诚的,激情饱满的,严谨的态度在生活中,学习中,工作中点滴积累而来。愿与兴趣中人一起分享;同时更希望能得到朋友们真诚的鞭策和斧正。
2007年4月10日
风玎绘画小释

《自画像》(打招呼)2004年11月创作;尺寸:700 X 800 MM;亚麻布一个明媚的上午/我和你们相遇/点头寒暄/用蓄积多年的精子/交流/于是有了一点友谊/于是有了一点敌意/从临别的态度中/转身/面容因复杂的交通/模糊/只记得自信的/挥手的神情/是见面时/还是临别时的呢在这幅画中,我企图表现快乐、自信、积极向上的精神。人物造型以传统为基础,运用了记忆残像的原理,面部表现表情的那几个圆圈为“爵象”的产物。构成画面的元素还有:晴朗的天空、白云,风吹动的树叶,象征着美好的环境和愉快的心情;右边巨大的充盈的精囊是表达自信、活力、蓄积的经验、知识、并有些花粉特质的一个意象。另外在画面上它还起了平衡视觉,压缩空间的作用。左边的树叶,右边的精囊和高于地平线的双肩,有效的控制了空间的漫延,突出了主体的表现。圆点以其独特的魅力丰富了画面的内容和构成,使画面产生了一种自然、灵动、的效果。
这是一幅把意象,残像,心象,圆点、自然景物空间等元素进行“爵象”化的探试。

《蜕变的蝴蝶》(吻)2004年创作;尺寸:600 X 600 MM;亚麻布经过一番/挣扎/清晨时 得以 脱茧/嘴角挂着/露珠/太阳的/温暖/向四周 展开了 翅膀人类的美在于懂得对爱的追求与守护。初吻,灵与肉的初次交锋;是蝴蝶还是幽蛾。拥吻的造型是“爵象”的结果;像古崖壁画的人物。以脸部一团表现热吻的火花为中心,呈放射状的光芒构成背景;作平面化处理;圆点起了光晕和装饰图案的作用。 “蜕变的蝴蝶”是涅磐的象征。


《聚会》2005年 80 X 70 CM;亚麻布 东南西北/坐定/先上壶绿茶/来点零食/再上轻松的见闻/来点少时的回忆/再上生活的琐事/配点幽默的作料/又来职场的压力/加几个成功故事/最好有发展计划/哥几个/来一打啤酒/直到蚊子血腥的轨迹飞遍/大家才拍着胸膛按着肩膀/告别/剩下满桌的街道、尿布、电视剧、书籍的散页、旧照片、旧话题、神秘的计划书以及空瓶、花生壳/服务员过来/一抹布/一扫帚/一袋不到在酒吧,在茶室,在柔和昏暗的灯光下;我坐在神秘的抽象中;一桌方,一桌圆,在各自的画布中感觉着飘摇,我坐在水泥中了;把一种抽象翻译成另一种抽象,聚会的群体是一桌方或一桌圆,我坐在方圆里看另外的方圆,看到一种催眠;东南西北的小方小圆在我们的方圆里自顾热闹,我们被星象图的星线串起;我们飘摇着,其他已被催眠,其他坐在水泥里。在这里,我企图通过冷漠,去表现人性中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幽闭、恐惧、木纳。人就是一道道幽闭的门,有时刚打开却又马上关闭;当最后一点好奇也冷下去的时候,恐惧开始降临,异静灰白的楼道唤起敏感的神经;人多的时候开始麻木;像沉闷的电梯往上,往下;各自紧闭着门,恐惧着身边的脚步声。画中人形的四个水泥般坚硬的物体,被一根莫名的星线缠绕,一种紧缩的力量向中间挤拢,挤扁的桌子暗示着心理的空间。四个人各是一道门,同时围坐的四人就是一道共同的门,聚会的场所是一道门,这幅画是一道门。圆点在强烈的宗教色彩的氛围里显得坚硬顽固,一些想要飘散的却是正要加入的。

《红土地》2005年创作;尺寸:750 X 800 MM;亚麻布 悠扬、婉转的葫芦丝曲,晨雾般萦绕在山间、竹林;婀娜的小朴少挑着竹篓,沿河边小路去赶摆。她挑着青春的梦想,挑着大地的乳汁。那随歩摆动的腰肢,如古老的河流蜿蜒流淌;这时在更高,更高的山上,一群女子正挽着衣袖、裤腿,忙碌在田间、茶园;那清幽、高亢的秧歌、茶调,像一层层的梯田,一层层的荡漾在悠远的深山、林谷;秋收的夜晚,她们围着篝火,以心跳的节奏,随低沉的鼔点的撞击,扭动起古藤般健硕的身躯;火光中她们的皮肤闪耀着泥土的光彩,她们使劲甩动着自己的长发,她们要把命运的不幸和生活的烦恼一起甩尽,只留下快乐的,温柔的,坚韧的,幸福的,美好的。在人群角落,那背着小小阿弟的姐姐,正深情的望着昂头饮酒的情郎,他是能上刀山、下火海的英雄。夕阳中,弯曲的金色的波光,正剪出傣家女出浴的美丽而紫色的酮体;当炊烟渐渐散尽,一曲《竹林深处》,是夜歇前的鸟歌,吱吱、喳喳的飘进小朴少敞开的窗棂。我赞美你啊 我的爱 我为你歌唱 红土地想用文字去说明一幅画很难,因为画的语言很浓缩,其涵盖承载的信息很丰富,所以有时指向并不单一具体;而其释画的说明性文字越是感觉已贴近画布,实际反而就离得越远。只有依据创作时的思路进行再创作。但文学性的文字又是一块难以砍开的石头。所以,对艺术语言的认识,生活的阅历,一定的想象力是观众所应该具备的。

《红土地》一画的绘画语言是:线条,体感,笔法肌理,灵动的空间,圆点,激情涌动的色彩。“爵象”中,几个体态多姿,线条优美的女人体,表达了对美丽而伟大的女性的赞美;对深厚的、富饶的土地的赞美;对土地上朝气蓬勃的生活的热爱。背景作雾化的不确定性空间处理,旨在烘托突出作为主体的女人体的表现;从而扩展了想象空间。圆点在这幅画中变成了山林,雾霽,转换的时空,青春的气息,悠悠的山涧,婉转情歌的知觉的“爵象”。她们轻缓的在画中流动。

《路边小吃滩》2005年创作;尺寸:700 X 800 MM;亚麻布一条经常走过的小街,一到夜晚,就成了路边小吃的天堂。在记忆的残像中,有红伞下刺目的灯泡,有正享受烟熏火烤的食客,有忙碌的滩主;他们长什么样,什么发型,穿什么衣服,已记不起,也不重要;记忆中只有黄色的灯光,穿透一阵阵升腾的油烟,散落在喧杂的男女身上。这幅画通过“爵象”极端的概括了人物造型的体感、神情、角色,虽以单线造型但人物却有血有肉,有体有量。两个夸大的灯泡增强了场景的气氛,同时压缩了空间,紧凑了复杂的场景。色彩是印象派的,只不过,通过圆点的表现,这些光色变成了似可触摸的物质。如神的气息。


《玻璃缸中的鱼》2001年创作;尺寸:900 X 1300 MM;帆布一天我骑车回家,途中经过卖金鱼的小摊,晶亮银白的鱼缸衬出橙红、绒黑的金鱼,非常好看;那些鱼儿见我靠近,就用各自的方法欢迎我:有的惊恐,有的热情,有的勇敢无畏,有的麻木消沉;它们困在狭小的鱼缸里,两三条装一缸。小贩向我推销。我只想看看。看了一会儿,转身骑车回家;正好上一个小坡,我抬头看见远天,晶亮银白,像鱼缸。鱼缸里的我们:有的热情,有的无畏,有的惊恐,有的麻木。

《情人》2001年创作;尺寸:600 X 700 MM;帆布原因不详/没有做梦/却如梦的异域/没有方向/时间不详/如田螺的硬壳/没有边际/偶尔靠在一起/抵御寒冷的假象/水草上留下/交配的印迹/游走吧/又相遇/语言显得贫乏/水草又跳起妖艳的舞 这是一幅运用超现实主义与意象主义相结合的,表现道德、心理方面的画作。大量运用的圆点已在概述中说明。画中:两条鱼象征情人,表示鱼水之欢;四周交合的直线是情网、天网的象征;外围有混沌世界的云团;采用俯视的角度。网中除鱼以外还有水草,是床地的诱惑和产房的意象;田螺是螺旋状时空的幽秘的状态的意象。同时,这几个象征和意象表现的“情人”成了一个总的意象,它反映了人际中幽闭的,无奈的,灰暗的,莫名的离合状态。


《1980年代》2001年创作;尺寸:970 X 1300 MM;帆布红墙/花轿/嫁新娘/母亲在哭泣/妯娌陪着哭/不知是喜是悲/风俗/像唢呐的奏鸣/ 学吉他的“痞子们”来闹房/硬扯掉她红红的盖头/石碾又开始滚动/于是我们都成了两栖动物/成了全天候的鸽子/ 楼宇、廊柱/守着/最后的门户/华表开始吐纳/ 尘埃/梦想/和着琴弦的振颤/飘游着/青蛙在空中一跃/产下了/挂在风中的卵


《公车系列油画》2003年 无人售票,无论坐几个站,投币一元,像进入这个世界的门票;转车另算;或挤,或松,或坐,或站。一个不大的城市,有一百几十路公交;再多也一样;无论什么人,坐几个站,转多少次车,都装着一个共同的目的——生活。多数情况下是无声的,这跟绘画有相似之处。在狭小而摇荡的箱体里,人们仅用坐姿和站姿演绎各自生活的状态和成长的阶段;是出神的,不易察觉的,不经意的,毫无掩饰的自然的流露。一条条向上伸够的胳膊,是抓住不让身体跌倒的支点;却像要抓住这摇摆不定多舛命运中救生的藤蔓,亦像伸长脖子去呼吸新鲜空气的鸟兽,或是无数努力撑开矿洞的坑桩。松松、紧紧变幻的节奏,如生活变幻的节奏。那些肃穆漠然和热情奔放的人群,上上,下下;像往来于生命间的幽灵,有秩序地,有规律地,靠站,离站;靠站,离站;周而复始。其系列作品有《拥挤》,《我是谁》,《新巴》,《秩序》,,《死神来了-1》,《死神来了-2》共6幅。尺寸:30 X 40 ;40 X 50 之间。

《面像系列油画》2002年创作;尺寸:270 X 350 MM;亚麻布 共12幅那红的海/绿的海/灰的海/黄的海/蓝色的海的森林/深处的饰瓶/装盛美酒的泥色的化石/一对守护使者/不离不弃/像敦煌的飞天/四处采蜜/却有偷醉的时候/一种酒有一种醉态/是漂泊时烙下的伤痕/在一盏茶的功夫/哭诉他的孤独/陈年的老茶/是流浪的醉汉解酒的小酌/另有一种透明的液体/叫“忘情” 这一系列以超现实主义手法,意境化了12种典型的表情。旨在探索内心幻境与现实幻境间的真实与虚构的联系。表现眼睛的鱼,是徘徊在两个幻境世界的精灵化的钥匙。表现口鼻的花瓶则是内心的深渊。

《月光》2005年创作;60 X 73 CM;亚麻布李白喝醉的时候/蒙克睡着也了/我回到床上/想象沐浴的女妖/想象远方的我/一路山川/在高原的一个湖边/遇到海子和/银白的月光/落满我紫蓝的全身三个优美的女体造型,在速写本中舞动着青春的活力,那意思是叫我赶快把她们推上耀眼的舞台。满月的夏夜,人寐灯息的时候,我凝视窗外,银白的月光披盖在建筑和树木身上,这些有着银色轮廓的黑影,像来参加夜宴的精灵,在深蓝的夜色中蠕动,身上的月光也因此在蓝夜中弥漫。这正是三个美神的舞台。这次我很好的主观控制了圆点在画中的动感的节奏与旋律。月光从云天的间隙泻出,正好从画面中间注入,像圣洁的泉水从头顶往下流经女神的全身,然后,舒缓的漂移向左边和右边的女神,并如水泡般缓缓升腾,在升腾过程中又逐渐弥漫于整个空间。在洒落,升腾,飘移的过程中,色彩因空间的变幻而由白转蓝、转深蓝;转绿、转深绿;好像音乐的音阶和音程随舒缓的旋律轻柔的变幻、交替着。我画了音乐般抒情的曼妙之夜。

《情侣系列》2003——2005;60 X 73 CM;亚麻布;共8幅爱情是情爱和性爱的复合。在人类文明的历程中,有多少痴男、痴女,为之喜,为之狂,为之哀,为之亡。性是所有生命物繁衍及扩大种群的本能和天职;情是所有灵性生命,精神内在的另一种生理本能和需求。两者的平衡关系,谁主谁宾?历来见仁见智丰富多彩。我无力得出确切的结论。但我认为把眼睛和行为投向美的方向,总是好的。性爱也美,情爱也美,因个体差异把握尺度,尺度何定,就我而言,能让我感动者美。情爱是争取中的放弃(充盈后的释怀);性爱是逃避中的争取(放松后的充盈)。人类之美在于懂得对爱的追求与守护。

  《椅》2003年创作老套的会面/老套的公园椅/老套的表情/老套的心理/不老套的语言表白/也许也老套/老套的美 80年代和以前,男女恋爱时常有的场面;很戏剧化。画面空间作不确定处理;亮绿淡暖的色调,表达了清新,纯净的心理;粉红和粉绿的圆点交互穿插、叠和,似二人真诚而机敏的对话;洋溢着祥和美好的心情和希望。是一对投缘的青年。

 《小树林》2003年创作 扮演八戒背媳妇的/情景/穿梭在伦勃朗的/光影/你什么时候/结婚/看一眼顾城/的云/想象高更的/戒指恋爱中的男女常有的戏份。画中人物造型的体感,动态,神情皆具。圆点既表现了光又表现了人物的表情神态,似有声音传出。

《逝》2003年 起雾的时候/拉不走/拖不回/伤情比对方严重/是攥紧/还是放手/汗水和雨水/一咸 一酸人物动态如拖,如挣,如甩,如随。造型因“爵象”而极端简练,线条中含体感,透视,动势,情绪以及角色在场景中使用的内在力度。圆点表现了人物的知觉情态,丰富了空间层次,渲染了主题氛围。

 《日出》2005年让我们成为/这个城市最早看到日出的人/一些竹签/一根红线/一张心形的棉纸/把你捆进我的臂弯/在黎明时放飞/一个起风的清晨我想通过风筝的形象,表达一种向上的精神的升华,同时也表达漂泊不定的生活状态。意在表现,用笔不多,造型写意,线条简练,似如国画。圆点和色彩表现了幸福、甜美、清寡少欲的心态。当然也呈现出了忧愁和惆怅。

 《羚羊》(追逐)2003年猎豹和花豹/虎视眈眈/羚羊却向上帝般/高傲/还有其它猛禽/在周围游荡/尤物是种/感觉/像有刺的玫瑰/流着蜜男孩眼里的女孩是珍贵而柔弱的羚羊,有时像上帝般神秘高傲。但爱情却是长着利刺的玫瑰。这幅画以戏剧的方式展现了追求女孩子的一种场景,企图通过三个人物的矛盾冲突,呈现一个喜剧的效果。画中突出的是表现人物的面部特征和表情心理的旋转的线条;是典型的“爵象”符号。

《有孕》2005年 我有了/小说影视里的台词/搂抱入怀的现实/以神圣的角度/把镜头/退远/好 停/原地休息/导演 这次可以吗/还 行 人生如戏,一个绝对私密的空间,画中女子亲热地坐在了男子的腿上,说出了她的生理反应。一时间,是喜悦,还是忧愁,是决裂还是继续;高高的椅背,将做出怎样的审判。在此,我想通过性爱与情爱的矛盾冲突,引伸出关于对人性与文明,平衡与对抗的种种思考。 画面上女子亲热激动的神情与懵然木纳的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时间仿佛被凝固,女子正细语倾诉;只有微微隆起的腹部和高高的庄严的椅背暗示了主题的出现。暗黄的色调显示了庄重,严肃的氛围。以“爵象”造型。圆点隐约可见,恰如二人私密的轻语。

 《七色光》2005年 人在情感饱满,真情流露的时候,会散射出奇异的光彩。主要从眼睛喷射而出。我有幸看到四会:有三次是快乐、美丽、多彩耀眼的爱情之光;一次是幽冥、邪恶的夜蓝的贼光。一双男女拥搂着迎面而来,他们彼此的眼睛里都散射出奇妙的光彩,那光彩交合耀眼,那光彩笼罩着他们。是难得的天生一对。我为之赞叹。这是怎样的情感,怎样真挚的爱。太美了!我知道这种情感的光彩,只要有一方稍稍迟疑就会立刻飘散。因为另外两次就因我的迟疑无力应对,眼见那美丽的爱情之光,在她和我之间萎缩收敛;在她和我之间无情的飘散。因为我的迟疑,在这样真挚的情感面前,我不能欺骗。我毫不怀疑他们之间的爱情。只有真挚饱满的情感,真诚的流露才能现出这样的美丽。画面上这对美丽的“爵象”情侣,幸福的搂抱在一起,他们的身体里冲满了夺目的七色光彩并迷漫在他们的周围。这是一组来自天籁的“爵象”。那女子抬缩在脖颈前的左手又好像正在扯理头发的右手。整体上看又像一个幸福甜美的女子,一时间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正微低下颚窃窃嘻嘻。

《骑车少女》2005年 50 X 61 CM;亚麻布速度扬起/长发/风景/甩在身后/阳光照着/三月的草地/溪流的欢歌/从耳旁飘出/树阴斑斑/走过额头/走过毕加索的/小猫/走过君子之/爱莲一个骑车少女,脚踏春风一般,从远处驶来。她美丽亮滑的长发荡起麦海的轻浪,一身紧箍的运动装展示着她健康活力的身躯,像成熟的种芽正欲破壳而出;她的皮肤微黑,健满的双胸在半圆的领口挤出诱人的深沟,鞍座上高跷着结实的臀部,让人仿佛能嗅到鸭梨的果香。她是传说中身披长发的卡门。她是可人的莲花仙子。 “爵象”中少女与自行车融为一体;少女头部表现眼神的向左上穿出的斜钩,表明了少女阳光、正派的内在。头部后方不多的几个圆点,表现了运动的状态,传递了知觉中散发的气息。

 《寒暄》2005年 80 X 70 CM;亚麻布 交情不深/了解不多/偶然邂逅/嗨 你好/你们好/吃了吗/去哪儿/最近忙什么/你们呢/我还有事 先走了/好的 再见/再见每天都能遇到很多起这样的场景。就像固定的几何形状,方、圆、三角、菱形,自有它们严谨永固的内在之美。而与外界的沟通;世间本身的变化;往往都要从基本的方圆开始。画面以三个人物邂逅寒暄的情景组成基本构架;在方圆曲直的点线交汇的构成中,画面呈现的是比具象叙事更明显的抽象抒情表现。这是一幅以“爵象”为基础的综合性的探索绘画。

  《小提琴手》2005年 50 X 61 CM;亚麻布胖胖的肚子热情地从敞开的燕尾服中伸过来,陶醉的神情,时而欢喜时而惆怅,时而轻松时而得意;左手按弦,右手拉弓,似一对幸福的精灵在水边追逐、嬉戏,忽左、忽右、忽高、忽底,欢喜跳跃,缠绵深情。正是诙谐机敏的德沃夏克。 “爵象”中风趣潇洒的小提琴手,漫画似的呈现出来,提琴和手融合在一起。颤动的圆点恰如多情的音符,在空气中跳舞。

  《排练》2005年 80 X 70 CM;亚麻布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每一段精彩的背后都有着许多不同的艰辛与困苦。梦中时常会记起曾在军乐队排练的片段,灰暗的舞台一角,跳舞的演员在为一个动作反复演练;有时是一个人,有时两个或几个人配合;另一些黑影是乐手,在另一个角落练习各自的分谱;那声音杂乱得像在工厂的板金车间,有时会因灵性的乐章突然奏合,产生默契的片段。人们就在这种灰色中磨砺,反复打磨着每一个能折射光芒的断面。人们在灰暗中磨砺,在灰暗中提升。我赞美为精彩而付出的人们,赞美为生活的每一份闪耀反复磨砺的人们。画中人物处在一个封闭的幻境里。表现人物的造型简练生动,中间是一块,像门一样的镜子,对于舞者,镜子是一道冲出难关的门。因观众所站的位置,镜子里反射的不是舞者,而是那些吹号的人。空间因镜子得到转换,抑或是门里门外思维的转换。镜前的两个半钩箭头,“十字”形交叉,预示了涅磐重生。我企图用生活中反复的不可回避的灰色,唤起一种积极的思维,寻找提升自我的价值和探索的乐趣,珍惜每一天。

   《吸烟者》2005年 50 X 61 CM;亚麻布我在远处凝视,一个坐在石阶上的吸烟者;他坐在地狱的门口,看着飘来走去的人们;刹那间进入孤独,那孤独幽闭了我;我和他一起去思想,我们的感觉像一架天线,接收着外界的信息;世界成了他的谜,他成了我的谜;那天线像一顶帽檐,收集的信息成了表现五官的扭缠的线条;我们抽着烟,烟子是绿的。

《1990年代-进城》2005年 80 X 70 CM;亚麻布由熟路的头羊带队,我们来到黄金的城市,巨大而喧闹的森林;高高的树身裹着黄金的树皮,叶子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黄;我小心地怕踏弯了金银参差的小草,妈妈的手心有些出汗,我想挣出擦干,却被她攥得更紧,父亲懵懂的跟着头羊,走在我们前面。头羊似乎记不清在哪个山头拐弯,几年前的栖息地如今已长出一片森林,我们迷路了;队伍开始动摇;头羊终于想到个办法,一路向前,直到晚上,我们才在一座桥底宿营,我又疲又饿,不顾妈妈的管教,狠狠地啃了一口金银的小草,顿时满嘴是血,我第一次尝到了城市的坚硬,闷热的空气中我疲困地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睡了。一个寒颤激醒了我,深夜的城市如此寒冷,妈妈在哭泣,爸爸望着来往的夜车发呆,头羊却不见了身影。一些人已经离去;我们坚持着。毕竟是头羊,天亮时他疲惫的带回了消息;他找到了远房的一位叔伯,事情不多,条件也不是很好;他苍老的脸上稍有一丝欣慰。我们像新的目的进发了。路上我见到许多的小车开过,其中几辆里边坐着幸福的小孩,我想,那一定会有我的儿子。四个有着同样着装特色的人物,在画中走过,他们分别代表农、工、科、商;老、中、青、幼。是我们民族在发展进程中蹒跚的融合的形象。我们扶老携幼从农村走向城市,从城市走向世界。虽然步履蹒跚,但坚定果敢。这是人类文明前进的队伍。


《新世纪》2005年 60 X 73 CM;亚麻布电信博物馆里的“IC”/想起5年前的兄长 被/无知的少年连根扯去/杳无音讯/面孔模糊 越来越模糊/没空 我很忙/长衫仍套着西装/左手听着“恋曲” 右手转着“经筒”/幺儿雄起 禅师对我说:有弟子近万,红、黄、白、绿、青;我为你受三宝皈依,以求平安,清静。


《马-离别》2005年 50 X 61 CM;亚麻布空寂的心情,犹如原野上一匹孤独忧戚的蓝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见/蓝白的月光/透过黑云的间隙/轻轻描出原野/的轮廓/没有握别/没有拥抱/手指微微抖了一下/墨绿的原野啊/没有尽头/别问/别说/就此过别画中是对立而视的两个人。整体看是一匹孤寂的马,独步空旷的原野。“爵象”和意象的结合。圆点有效的表现了凝重忧戚的心理。

《马-1》,《马-2》2005年 60 X 73 CM;亚麻布 共两幅 奔跑是与生俱来的习惯/四蹄腾空的英姿/曾被铸成青铜/比燕子高/已经够了/一个更大的四季牧场/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奔跑/从日出跑到日落/让血液奔流/从高原跑到大海/让长发扬起波浪/从黄土地跑到黑土地/让四蹄长满耐受的茧/夜晚在湖边吃些青草/用云一样的尾弹去风尘/黎明时整装待发/像阿甘一样/用最笨的方式去表达。

  2007年4月26日整理


 


 
 

风玎作品 

 
聚会
风玎
协商
抽象
面像系列
风玎
协商
抽象
情侣
风玎
协商
抽象
寒暄
风玎
协商
抽象
秩序
风玎
协商
抽象
打招呼
风玎
协商
抽象
路边小吃
风玎
协商
抽象
方圆系列
风玎
协商
抽象
向日葵
风玎
协商
花鸟
风景
风玎
协商
风景
露天电影
风玎
协商
风景
天车、恐龙、盐
风玎
协商
风景
嬉戏
风玎
协商
抽象
风玎
协商
抽象
 
 

版权所有:油画家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咨询:18990031037 13038100810 0813-2206593 E-mail:465892122@qq.com 408314108@qq.com
Copyright © 2007-2014 youhua.ART86.cn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5028692号-1 自贡网站建设聚人网络